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6up扑克之星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 6up扑克之星首页 >

“抗疫英雄”州长翻车!被女秘书控性骚扰他回应“脱衣扑克”游戏

来源:未知 浏览数量: 日期:2021-03-06 15:02

  原标题:“抗疫英雄”州长翻车!被女秘书控性骚扰,他回应“脱衣扑克”游戏是“闹着玩”?

  捧得有多高,摔得就有多惨。科莫通过一年时间塑造起来的完美人设,在性骚扰指控面前瞬间土崩瓦解。

  作为美国最受欢迎的“网红州长”,人安德鲁·科莫正面临上任10年来的最严峻挑战——他被两名担任过其秘书的女性检举存在性骚扰行为。

  就在几个月前,科莫还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大放异彩”,几乎成了“抗疫英雄”。

  他指出病毒早已在美国传播的真相,频繁怒怼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指挥失误,还出版新书讲述自己主政纽约州的经历。在他的带领下,原本为疫情“震中”的纽约州逐步有效控制住了疫情蔓延,去年年底已经处于美国各州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率最低之列。

  捧得有多高,摔得就有多惨。科莫通过一年时间塑造起来的完美人设,在性骚扰指控面前瞬间土崩瓦解。

  一时间,这位网红州长深陷舆论漩涡,不仅仅是政敌共和党人要求他立刻下台,连原本的同僚也纷纷与其划清界限。等待他的,是即将启动的专项调查。

  “2017年10月,我和科莫乘坐‘纳税人资助的飞机’从纽约西部一个活动返回时,他面对我坐着,我们的膝盖几乎要碰到了,他邀请我打‘脱衣扑克’(谁输谁就脱衣服,最后一个衣服没被脱光的人将成为获胜者),我试着保持冷静。”

  “2018年,我在科莫位于曼哈顿的办公室里,对他进行关于经济和基础设施项目的一对一简报。当我起身准备离开,走向一扇敞开的门时,他走到我面前,亲了我的嘴唇。我吓坏了,径直往外走。在那之后,我的恐惧加剧了,每天上班都觉得厌恶。”

  林赛·博伊兰给科莫做了3年秘书(2015年至2018年)。近日,她对外爆料称,老上司科莫是一个隐藏很深的“老色鬼”,对她多次行不轨之事。为躲避科莫,她最终不得不选择辞职,但这件事给她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紧接着,科莫的另一名前助手夏洛特·班尼特也站出来,称科莫曾多次对自己进行“不正当身体接触”,如亲吻嘴唇等。

  班尼特2019年初被聘用,曾担任州政府行政助理和卫生政策顾问,于去年11月离职。

  “2020年春末,在纽约州抗击新冠疫情斗争最激烈的时候,科莫在州议会办公室问了关于我的性生活的问题,比如是否在私人关系中是一夫一妻制,以及是否曾经与年长的男人发生过性关系等。他还向我抱怨在大流行期间感到孤独,‘甚至不能拥抱任何人’,虽然科莫从未抚摸我,但他的暗示是很明显的。”班尼特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此后,班尼特将此事告知了父母及朋友,以及科莫的幕僚长和州检察官,然后调动了工作岗位。

  短短几天里,两位前女助手先后举报科莫性骚扰,使得科莫的公众形象受到巨大冲击。

  针对博伊兰和班尼特对自己的性骚扰指控,科莫统统否认,称“完全是无稽之谈”,并声明说,自己一直扮演“导师”角色,并未超越过这一界限。

  不过后来,科莫也补充说,自己确实和别人开过一些关于她们个人生活的玩笑,是“闹着玩”, 这些话可能被“误解”成为多余的调情,“对于任何有这种感觉的人,我都真心感到抱歉。”

  “我现在明白,我在与人交往当中不够敏感,或者过于私密,涉及到了个人隐私,以至于我的一些言论,以及我所处的地位,给别人带来了其他感受,而这不是我的本意。”科莫说。

  他出生在纽约皇后区,祖父母是意大利移民,来到美国后以开杂货店为生,父亲马里奥·科莫(下文称老科莫)当过律师和法学院教授,1983年至1994年担任纽约州州长,是纽约历史上第一位意大利裔州长。

  老科莫能言善辩,是一流的演说家。1984年,老科莫在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讲,大批里根的“政府无用论”,轰动一时,被视为的明日之星,与奥巴马当年的情形相仿。

  科莫大学毕业就当了父亲的竞选经理。身为州长之子的他自带光环,曾被《花花公子》杂志列为美国十大“钻石王老五”之一。同时,他把“追求公平正义”作为自己的政治标签,28岁就发起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住房的项目。

  1990年,科莫和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侄女克里结婚。据说两人第一次约会就在一个无家可归者收容站。克林顿执政后,科莫成为联邦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部长,一度被视为家庭事业双丰收的人生赢家。

  可惜这段强强联合的婚姻没有持续到底。结婚13年后,科莫和妻子正式离婚。离婚前,两人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但当时科莫正与派塔基竞争州长宝座,才勉强凑合。他败选后,这场政治豪门的联姻也走到了尽头。

  离婚7年后,科莫终于如愿以偿当上纽约州州长,并于2019年开始了第三届州长任期。

  新冠肺炎疫情令科莫的亮相机会大增。他召开的疫情发布会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他和前总统特朗普的“互怼”更成为媒体跟踪的热点,并帮他树立了为纽约人民争利益的积极形象。

  疫情初期,科莫引用马萨诸塞州东北大学的研究报告,佐证当时美国疏于社区防控的决策错误。

  “我们关上了前门,却敞开了后门。”他表示,疫情在全世界范围暴发后,美国发布了针对中国的旅行禁令,对欧洲却继续敞开着大门,针对欧洲的旅行禁令直到3月中旬才出台,这相当于听任新冠病毒从欧洲进入纽约。

  他将矛头指向特朗普的缓慢反应,称在“后门”敞开的两个月里,有多达220万人从欧洲通过纽约和新泽西的机场入境,很多人可能携带新冠病毒。

  面对医疗物资不足,联邦政府打算给纽约400台呼吸机,科莫说这是让纽约人等死,这一“怼”让呼吸机增至4000台。

  特朗普要科莫“多做事,少抱怨”,科莫在推特上回应:“你是总统!如果把陆军工程兵团指挥权交给我,我可以接手。”

  特朗普说自己有“绝对权力”决定地方复工日程,科莫回应“美国没有国王,人民也不想要国王”。

  特朗普说自己帮科莫解决了各种物资,现在他却要“搞独立”,科莫再次强势回击:“如果他想吵架,我不会让他得逞。”

  科莫的弟弟克里斯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主持人,疫情发生后,兄弟俩多次连线,就疫情相关问题做深入探讨。

  去年3月,两人突然为“谁是妈妈最爱的儿子”争了起来,这段视频走红网络。没过多久,克里斯宣布自己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此后他的妻子也“中招”了。科莫一方面公开安慰弟弟,另一方面又抱怨弟弟不应该把独居的母亲接到家中,让她增加感染病毒的风险。同时,他也借机呼吁大家保持社交距离。

  和弟弟的这段“插曲”不仅没有让科莫显得讨厌,反而让他的公众形象变得更有人情味。

  此后,科莫还专门推出一档日间电视节目,几乎每天都会亲自公布疫情数据,并引导疏散全国民众的悲痛情绪,充分展现他会如何对疫情负责——积极推行抗疫举措,力推民众戴口罩,强力执行居家令。

  位于洛杉矶的国际电视艺术与科学学院为此特意给科莫颁发了艾美奖。评委们认为,他“娴熟地利用电视媒体向世界各地的人们传递安抚信息,以使得他们能从慌乱中平静下来”。

  去年 10 月,科莫出版了一本畅销书《美国危机》,讲述自己如何力挽狂澜,带着纽约州走向光明。

  硬核抗疫举措,加上高曝光率,让科莫在州内的支持率一度上升到66%。即便是在全美范围,他的人气也足够高——作为全美第一个签署口罩强制令的政客,科莫的一举一动都让其他州长难以望其项背。

  在纽约州州长的位置上待到第10个年头,科莫已经63岁了。州长之后,他可能还有更大的“野心”。

  分析人士认为,他之所以在疫情中高调怼特朗普,不排除想出风头的目的。很明显,他并不想像父亲一样,仅仅止步于州长一职。虽然他本人年纪已经不小了,但离特朗普当选总统时的71岁、拜登当选时的78岁,还有更多的可能性。

  成为未来的总统候选人,是科莫需要完成的第一步。他在疫情期间的一系列表现,的确获得了一些人的称赞,他们认为科莫善于处理危机,口才文笔俱佳。

  科莫虽然发表了对于自己不当言辞的道歉声明,但依然坚持“我从未有过越矩行为,也从未打算对女性采取任何不恰当行为”。

  目前,科莫已经要求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西亚·詹姆斯和纽约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珍妮特·迪菲奥指定并共同挑选一名没有政治背景的私人执业律师,由该名律师对此事进行独立、彻底的审查,最终发布公开报告。他还呼吁纽约民众“等待调查结果,不要轻易做出任何判断”。

  《纽约邮报》称,此前高层对科莫大加称赞,称其是党内“黄金榜样”,用以对抗特朗普及共和党人。而此次的丑闻则让高层“颜面尽失”,非常不安。

  众议院领袖南希·佩洛西发表声明称,针对科莫的指控是“可信的”:“这些站出来提出严肃、可信的指控的女人值得被倾听,值得被尊重。”

  同属的州参议员亚历山卓·比亚吉也声援博伊兰说:“我不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这是不可接受的。”

  共和党人则反应更为激烈,甚至要求科莫立即辞职。“任何不立即要求科莫辞职的民选官员,都是允许‘性掠夺者’继续领导纽约州的同谋。工作场所的性骚扰和不是政治问题,而是对与错,科莫已经赢得了美国最差州长的头衔,必须立即辞职。”共和党参议员埃利斯‧斯特凡尼克公开表示。

  同时,也有分析认为,科莫深陷性丑闻的时机值得玩味,不排除与两党政治斗争有关。将于2022年迎来连任竞选的科莫,此时突然被爆出大量攻击他的说法及传闻“并不奇怪”。

  在目前舆论下,科莫本人以及整个纽约州政府的作为,都将进一步被置于放大镜下,受到更严厉的审视。

  而在科莫野心勃勃的从政路上,这种风浪可能仅仅是个开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